(本文摘錄自《如何支援照顧者面對老化問題》研討會會後文集)

 

摘文:永遠名譽會長張廣嗣先生

 

香港弱智人士家長聯會(以下簡稱聯會)成立至今恰恰20週年,在慶祝成立20週年的慶典中舉辦「如何支援照顧者面對老化問題」研討會,是一項具有特殊意義的活動,一方面提醒社會人士不要忘記,今天垂垂老矣的一群「照顧者」,曾是當年赤手空拳,為自己的弱智兒女謀取應有和應享的權利而走上街頭的人士;另方面,作為家長自助組織,應如何將「照顧者老化」作為一個議題,引起社會人士的關注。「聯會」指派我寫回應文章,在此我首先感謝各位講者嘉賓,分別就着各自的專業話題,給予十分寶貴的意見,作為「聯會」今後行動的指南針。

 

(一)   智障者與照顧者同步老化的反思

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錢黃碧君女士的講章,給予我們極豐富的資料去作多方面的思考。原來弱智人士35歲開始老化,長期服食多種葯物的影響,老化速度相當驚人;加上弱智人士的社交網絡狹小,一發便難於收拾,更令年老的照顧者百上加斤。作為家長自助組織,「聯會」有責任去推動不同專業的跨界別研究,更推動政府不同部門間的跨部門合作,讓智障者老化與照顧者老化同步同時提上關注層面。

 

(二)   老年照顧者的支援網絡

錢太提出多項支援老年照顧者的工作,我認為在情緒支援上「聯會」必須作出更多更大的承擔。「聯會」上年通過「親屬會員制度」後,已開始瞧着這個方向走。如何去深化「親屬會員制度」,以達致支援年老的照顧者,仍需作多方面的努力和思考。至於在政府的層面,不同部門像家庭服務和長者服務,間或亦有涉及支援年老照顧者的措施,「聯會」應如何去推動更高層面間的關注和合作,仍有待今後的努力。

 

(三)   弱智人士與醫療保險/勞工保險

在眾多保險項目中,勞工保險及醫療保險與弱智人士關係最為迫切。在庇護工場和輔助就業的弱智人士,自有有關機構為他們投保,但在勞動市場中公開就業的輕度弱智人士,他們於投保時遭遇到甚麼困難,没有資料可查。我們暫時無法跟進。至於醫療保險方面,最為我們所關心。近年來香港醫療服務界高唱用者自負,將來總有一天醫療費用會超乎個人的收入所能承擔,因此醫療保險便成了唯一可為我們解困的途徑。但對弱智人士投保,保險業界多存審慎態度,正如香港保險業聯會代表林偉權先生所言,「保險業界作為商業機構,並不會拼除弱智人士在投保之列」,但對弱智人士的了解不多,核對過程十分審慎,造成保費較高。因此「聯會」在此呼籲,各康復服務機構/單位於舉辦公開活動時,不妨多邀請保險公司工作,讓保險業界多有機會接觸弱智人士。

 

(四)   信託制度

「聯會」義務法律顧問林子絪律師就「弱智人士的信託問題與財產管理」作出非常透切的剖析,使在座聴眾眼界大開。在回應中我只能就着「信託制度」回應幾句。大約在四、五年前,「台灣智障者家長總會」曾就弱智人士的信託制度提出關注,並邀請台灣學術界知名人士作過深入的研究和討論,後來更註冊成立有限公司正式經營信託業務。「聯會」對此信託制度甚感興趣,決心效法嘗試探討在香港成立信託公司的可行性。當然香港與台灣的社會制度與文化背景差異很大,斷不能照搬照抄,組團前往台灣作實地考察也許是未來必行的第一步。總之,作為倡導和推動,是「聯會」未來工作的方向之一。

 

回望過去,鞭策未來,「聯會」必須儲備更多能源,繼續向前邁進前進。